倡導誠信原則規制惡意注冊

來源:中國知識産權報        2019-08-07 08:28:44

透明、完善的信用體系是市場經濟穩定發展的重要基礎,誠實信用也是建立完善、有效的産權制度必須遵循的基本原則。我國現行商標法及第四次修正的商標法中,均體現了在商標領域通過對誠信條款的設置達到逐步遏制惡意行爲的態勢。

第一,法律規定中對誠信原則的設置。

由于商標領域違反誠實信用原則的現象時有發生,我國現行商標法增加了有關誠信原則的規定,即第七條規定的“申請注冊和使用商標,應當遵循誠實信用原則”,同時還在第十九條規定中明確規定“商標代理機構應當遵循誠實信用原則,遵守法律、行政法規,按照被代理人的委托辦理商標注冊申請或者其他商標事宜”。

第二,我國現行商標法基于誠信原則增加惡意規制條款。

我國現行商標法第十五條增加了對因合同、業務往來或者其他關系明知他人商標存在而搶注的條款,以此遏制通過關聯公司、法定代表人等看似合法主體身份搶注他人商標的行爲,避免合法在先使用人無法繼續使用商標,甚至受到惡意商標申請人的脅迫購買商標的現象,即“未經授權,代理人或者代表人以自己的名義將被代理人或者被代表人的商標進行注冊,被代理人或者被代表人提出異議的,不予注冊並禁止使用”,而且明確“就同一種商品或者類似商品申請注冊的商標與他人在先使用的未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申請人與該他人具有前款規定以外的合同、業務往來關系或者其他關系而明知該他人商標存在,該他人提出異議的,不予注冊”。

同時,我國現行商標法第六十三條在引入懲罰性賠償機制的同時,將法定侵權賠償額由原來的50萬元提升至300萬元,規定“權利人因被侵權所受到的實際損失、侵權人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注冊商標許可使用費難以確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據侵權行爲的情節判決給予500萬元以下的賠償”,此舉旨在通過提高賠償額加大對商標權利人維權支持力度,從而震懾侵權人。在司法實踐中不乏遠超過此法定賠償上限而高達千萬元的判例,從法律規定到司法實踐都踐行著商標領域對違背誠信原則的惡意行徑重拳打擊的理念,力求“讓侵權者付出難以承受的代價”。

第三,第四次修正的商標法強化對惡意的規制。

第四次修正的商標法第四條增加了“不以使用爲目的的惡意商標注冊申請,應當予以駁回”的規定,嚴把商標注冊申請的第一環,從源頭遏制惡意注冊商標行爲,旨在讓商標回歸使用本質。同時,將上述規定作爲絕對理由加入異議、無效宣告程序的相應條款,任何人發現此類情形均可在法定期限內啓動異議或無效宣告程序,達到多程序、不同主體的監控,使商標權利人在不足以相對理由制止搶注行爲的情況下可以深入挖掘搶注人的其他商標注冊情況,如屬于“不以使用爲目的惡意商標注冊申請”情形的,可以此達到“曲線維權”的目的。

第四,實務中以誠信原則結合我國現行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規定給予打擊態勢。

從2016年“萬網GODADDY及圖”商標異議複審訴訟案與“清樣”商標異議複審訴訟案、2017年“閃銀”商標爭議訴訟案與“鑫曼聯”商標異議複審訴訟案,到2018年“泰諾林”商標無效宣告訴訟案、2019年“Cialis使力士”商標無效宣告訴訟案與“康力優藍”商標無效宣告案件,商標評審部門及人民法院均根據訴爭商標注冊人名下大量、與正常經營所需不相符的、攀附他人知名商標的注冊情形,認定屬于囤積商標、擾亂正常商標市場秩序的行爲,以誠實信用爲原則,適用我國現行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規定予以規制,體現了商標領域中對惡意注冊行爲的懲治力度。第四次修正的商標法將于2019年11月1日起正式實施,對于上述行爲的規制將會有更具明確的法律適用依據。(北京市盈科律師事務所湯學麗 劉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