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核定使用商品類似的商品應如何判斷?

來源:中國知識産權報        2019-08-07 08:29:31

在商標權撤銷複審案件中,對于與核定使用商品類似商品的判斷應如何進行認定?針對這一問題,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在第10982169號“雷蒙·1940”商標(下稱訴爭商標)撤銷複審行政糾紛的判決中給出了答案。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指出,商標權撤銷複審案件中,對于與核定使用商品類似商品的判斷應當嚴格按照商品的功能、用途、生産部門、消費渠道和消費群體進行判斷,一般依據《類似商品和服務區分表》進行認定。

據了解,訴爭商標由北京京工服裝集團有限公司(下稱京工集團)于2012年5月28日提出注冊申請,2013年9月21日被核准注冊,核定使用在遊泳衣、襪、手套(服裝)、領帶、圍巾、腰帶、服裝、婚紗等第25類商品上。針對訴爭商標,自然人王某以2013年11月1日至2016年10月31日期間(下稱指定期間)連續3年停止使用爲由,向原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下稱原商標局)申請撤銷訴爭商標的注冊。

經審查,原商標局認爲京工集團提交的使用證據有效,決定對訴爭商標不予撤銷。王某不服,隨後向原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下稱原商評委)提出複審申請。

據了解,在商標評審階段,京工集團提交了該公司企業簡介、“雷蒙”系列産品照片、相關專場發布會合作協議與照片及新聞報道、部分榮譽證書、商標授權協議、專櫃合同及發票等證據。

原商評委經審查認爲,京工集團在商標評審階段提交的部分證據顯示其使用的商標爲“雷蒙LM”與“雷蒙LM北京雷蒙西服公司”,其使用並未改變訴爭商標的顯著特征,結合其他證據已經形成完整的證據鏈。訴爭商標核定使用的服裝、婚紗商品與西裝商品屬于類似商品,訴爭商標在上述商品上的注冊可予以維持;訴爭商標核定使用的遊泳衣、襪、手套(服裝)、領帶、圍巾、腰帶商品與西裝商品不屬于類似商品,且京工集團提交的證據不能證明訴爭商標于指定期間在遊泳衣、襪、手套(服裝)、領帶、圍巾、腰帶商品上進行了商標法意義上的使用。據此,原商評委決定對訴爭商標在服裝、婚紗商品上予以維持,在其他商品上予以撤銷。

京工集團不服原商評委所作複審決定,隨後向北京知識産權法院提起行政訴訟,提交了“雷蒙”“雷蒙·1940”産品榮譽證書複印件、“雷蒙·1940”高級定制中心實體店開業報道及服裝訂單、“雷蒙·1940”圍巾及領帶産品圖片、“雷蒙”品牌腰帶産品圖片、專櫃設置合同複印件、專櫃銷售發票、轉賬憑證及明細單等證據,並當庭確認訴爭商標于指定期間在遊泳衣、襪、手套(服裝)商品上確實未曾進行使用。

北京知識産權法院經審理認爲,訴爭商標核定使用的領帶、圍巾、腰帶商品與西裝商品存在密切關聯,構成類似商品,而在案證據可以證明訴爭商標于指定期間在西裝商品上進行了商標法意義上的使用,故應認定訴爭商標于指定期間在領帶、圍巾、腰帶商品上也進行了商標法意義上的使用。但是,訴爭商標核定使用的遊泳衣、襪、手套(服裝)商品與西裝商品差別較大,且京工集團自認訴爭商標于指定期間的確未在遊泳衣、襪、手套(服裝)商品上進行使用,故訴爭商標在遊泳衣、襪、手套(服裝)商品上應予撤銷。據此,法院一審判決撤銷原商評委所作複審決定,並判令其重新作出決定。

原商評委不服一審判決,隨後向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稱,訴爭商標核定使用的領帶、圍巾、腰帶商品與西裝商品不屬于類似商品,且京工集團在商標評審階段提交的證據不足以證明訴爭商標于指定期間在上述商品上進行了商標法意義上的使用。

經審理,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認爲,京工集團在商標評審階段提交的證據可以證明其于指定期間在西裝商品上對訴爭商標進行了使用,訴爭商標在服裝、婚紗商品上的注冊應予維持;同時,京工集團在一審訴訟中提交的證據可以證明訴爭商標于指定期間在領帶、腰帶、圍巾商品上進行了使用,故訴爭商標在領帶、圍巾、腰帶商品上應維持注冊,一審法院以領帶、圍巾、腰帶與西裝構成類似商品進而應維持注冊的理由有所不當,但認定訴爭商標在領帶、圍巾、腰帶商品上應予維持注冊的結論正確。綜上,法院終審駁回上訴,維持一審判決。(王國浩)

行家點評

劉雲佳 北京市盈科律師事務所 律師:根據我國現行商標法規定,注冊商標專用權以注冊的標識、具體核定的商品爲限,所以商標權撤銷案件中“使用”也是指涉案商標是否在核定商品上的使用。一般情況下,商標注冊人提交的證據中體現的商品與所核定商品相同時才能認定爲對涉案商標進行了使用。但是,在商業活動中可能出現實際生産銷售的商品與核定商品名稱不相同的情形,對于此種情形是否屬于對涉案商標在核定商品上的使用則需進行嚴格審查。

《類似商品和服務區分表》有助于規範商標主管機關的管理、方便申請人進行商標注冊申請,是商標審查人員、商標申請人判斷商品類似與否的認定標准,在無特殊情形時應作爲類似商品判斷的首選參考,不應進行肆意擴大。同時,按照商品的功能、用途、生産部門、消費渠道和消費群體進行判斷,進而作出是否應予維持或撤銷注冊的裁決。

該案中,京工集團實際生産銷售的商品爲西裝,該商品並非《類似商品和服務區分表》中的規範商品,而訴爭商標核定商品爲服裝類,從商品的功能、用途、生産部門、消費渠道及消費群體多方面考量,西裝屬于服裝的範疇,應判定爲類似商品,而根據《類似商品和服務區分表》的劃分,服裝與婚紗屬于類似商品,故原商評委認定訴爭商標在西裝上進行了使用並對服裝、婚紗商品上的注冊予以維持。而對于訴爭商標核定使用的領帶、腰帶、圍巾商品,無論是根據《類似商品和服務區分表》還是從商品的功能用途、生産部門等方面來考量,與京工集團實際使用的西裝商品均存在一定區別,不能因在西裝上的使用而對上述商品上的注冊予以維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