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區法院發布2018年知識産權審判十大案件

來源:廣西日報    作者:王春楠 潘曌東    2019-04-28 10:23:54


4月26日是一年一度的國際知識産權日。當日,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舉行新聞發布會,向社會各界通報廣西法院過去一年開展知識産權司法保護工作情況,並公布2018年廣西法院知識産權審判十大案件。

本文對這些典型案例予以刊登,並通過將審判原則及有關法條結合到這些案例中進行解讀,幫助讀者了解知識産權訴訟基本規則,從而起到對知識産權法律基本知識普及的作用。

16天高效化解發明專利權糾紛

【案情簡介】尚亨中是一項“紙碗或紙杯的筒紙片排版方法”發明專利的專利權人,其認爲柳州市柳南區浩千塑料制品廠未經其授權許可,擅自生産、銷售使用涉案專利方法生産被訴侵權産品紙杯,該企業的行爲已構成侵權,遂向法院提起訴訟。經法院主持調解,雙方當事人自願達成調解協議,專利權人尚亨中許可涉案企業使用涉案發明專利生産同類産品,該企業支付專利許可使用費22萬元。

【法官點評】本案從立案至結案僅16天,法院積極履行審判職能,發揮司法在保護知識産權中的主導作用,及時主持當事人進行調解,引導雙方當事人通過專利許可的方式,化解矛盾糾紛,促成合作共贏,不僅克服了審理專利糾紛案件“周期冗長,訴訟成本高”的難題,最大限度地提高訴訟效率,緩解當事人訟累,降低訴訟成本,爲營造一流營商環境提供強有力的司法保障,實現了法律效果與社會效果的有機統一。

技術轉讓合同中“技術指導”義務界定

【案情簡介】葫蘆娃公司與科倫公司簽訂頭孢克肟原料藥、鹽酸頭孢吡肟原料藥技術開發(轉讓)合同。雙方交清藥品技術資料、付清轉讓款2年後,科倫公司以葫蘆娃公司未對其進行技術指導、所轉讓藥品技術無法實施爲由單方行使合同解除權,葫蘆娃公司提起訴訟,請求確認科倫公司的單方解除合同行爲無效,涉案合同因履行完畢已經終止,其不應退還技術轉讓款。法院審理認定科倫公司單方解除行爲無效,但亦沒有支持葫蘆娃公司請求確認涉案合同義務已經履行完畢、合同已經終止的主張。

【法官點評】本案被最高人民法院評爲“中國法院50件典型知識産權案例”之一。技術秘密轉讓合同出讓方的技術指導是爲了保證其所轉讓技術的實用性和可靠性,因此技術指導應是出讓方的一項法定協助義務。轉讓技術未完成實施之前,出讓方以技術資料交付完畢、受讓方已簽收確認並付清技術轉讓款爲由,請求確認合同因義務履行完畢而終止的,除雙方有特別約定外,人民法院不應支持;但技術指導不屬于技術轉讓合同的主要或根本義務,法院不宜將違反技術指導義務認定爲根本違約而判令解除合同。本案判決闡釋了技術轉讓合同中義務違反與合同解除的認定規則,明確了技術指導義務的內容和地位,對類案具有借鑒和指導意義。

行政執法行爲審查需實體合法、程序正當

【案情簡介】楊希超是“聖女果用泡沫包裝箱”實用新型專利的權利人,其以三雷包裝箱廠侵犯其專利爲由,向百色市知識産權局提交《專利侵權糾紛處理請求書》。百色市知識産權局作出行政處理決定,認定三雷包裝箱廠生産、銷售被訴侵權産品的行爲構成侵權。三雷包裝箱廠不服,提起行政訴訟。法院認爲,百色市知識産權局在本案中沒有依法收集證據,且案涉實用新型專利權已被認定爲部分無效,其作出的行政處理決定事實和法律依據不足。遂判決撤銷行政處理決定,由行政機關在法定期限內對專利權人的申請重新作出處理。

【法官點評】本案中,行政機關在查處專利侵權糾紛時主要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同時,涉案專利有兩個以上權利要求,行政機關既未進行口頭審理,也未詢問專利權人如何主張權利要求,即自行確定專利權的保護範圍,自行判斷被訴侵權技術方案是否落入專利權的保護範圍,而涉案專利被認定部分無效,故行政機關如此處理,違反了司法解釋相關規定,而且行政行爲相對人也未能對被訴侵權技術方案是否落入專利權的保護範圍進行抗辯,程序缺乏正當性、合法性。本案作爲對知識産權行政執法行爲實體合法性和程序正當性審查的典型案例,有利于強化司法主導,督促行政機關依法行政,保護行政行爲相對人的合法權益。

商標僅注冊、未實際使用,無權要求賠償經濟損失

【案情簡介】廣州市時尚芭莎公司系“烏瑪”標識圖文商標的注冊人,烏先生餐廳系一家個體工商戶。時尚芭莎公司主張烏先生餐廳在其經營場所擅自使用“烏瑪”標識的行爲侵害了其注冊商標專用權,請求法院判令其立即停止侵權並賠償經濟損失。法院認爲,烏先生餐廳行爲侵害了時尚芭莎公司涉案注冊商標專用權,應立即停止侵權;時尚芭莎公司未能提供證據證實其實際使用了涉案注冊商標,也無法證明其因涉案侵權行爲遭受其他損失,故僅判令烏先生餐廳賠償時尚芭莎公司爲制止侵權行爲支付的合理開支1萬元。

【法官點評】對商標所承載的商譽給予保護,是商標專用權保護的實質。僅獲得注冊而未實際使用的商標,商標並未累積商譽,他人實施在同種或者類似商品上使用相同或者近似商標的侵權行爲,不會對商標專用權人的商譽造成損失,也沒有實際造成混淆,商標專用權人並未因此遭受實際損失。根據民事損害賠償的填平原則,商標專用權人無權要求賠償經濟損失。但因請求保護的商標處于合法有效的存續狀態,商標專用權人的維權行爲具有合法正當性,在認定侵權行爲成立的前提下,侵權人應賠償權利人爲制止侵權行爲而支出的合理開支。

被訴侵權設計與授權外觀設計不相同或不近似的,不構成侵權

【案情簡介】胡繼康是一項“安全型隧道電纜支挂架”外觀設計的專利權人。鐵建公司雲桂鐵路(廣西段)某項目部與精工公司簽訂合同,約定采購某型號的電纜挂架。胡繼康主張該型號電纜挂架系侵權産品,遂向法院提起訴訟。法院認爲,案涉産品屬于特定領域的功能性較強的産品,其結構、形狀系由功能所決定,産品外觀設計空間較小,二者的區別足以影響一般消費者對電纜支挂架整體視覺效果的判斷,兩者不構成相同或近似,遂判決駁回胡繼康的訴訟請求。

【法官點評】在判斷被訴侵權設計是否落入授權外觀設計專利權保護範圍時,應當根據授權外觀設計、被訴侵權設計的設計特征,以外觀設計的整體視覺效果進行綜合判斷;對于主要由技術功能決定的設計特征以及對整體視覺效果不産生影響的産品的材料、內部結構等特征,應當不予考慮。剔除了技術功能決定的設計特征及對整體視覺效果不産生影響的內部結構,本案被訴侵權設計在各個部分的形狀及組合角度等與授權外觀設計區別明顯,兩者不構成相同或近似,故駁回專利權人的訴訟請求。如此裁判較好地平衡了權利人與社會公共利益,避免過寬的保護阻礙科學技術進步及經濟社會發展。

企業使用字號需查詢,規避不必要侵權風險

【案情簡介】彬訊公司是一家以家居裝修爲主的互聯網公司,其注冊了四個“土巴兔”文字商標以及一個“土巴兔”文字及“Tubatu”字母組合商標,在裝修業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影響力。靖西土巴兔公司經營範圍包括承接裝修工程,在相關場合均突出使用“土巴兔”字樣。彬訊公司認爲靖西土巴兔公司行爲侵害了自己注冊商標專用權,故向法院提起訴訟。法院認爲,靖西土巴兔公司涉案行爲構成侵權,判令靖西土巴兔公司立即停止使用“土巴兔”商標的侵權行爲及停止使用“土巴兔”字樣作爲字號的企業名稱,並賠償相關開支5萬元。

【法官點評】將與他人注冊商標相同或者相近似的文字作爲企業的字號在相同或者類似商品上突出使用,容易使相關公衆産生誤認的,屬于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爲。靖西土巴兔公司的名稱雖然經過合法的工商登記注冊而取得,但公司字號“土巴兔”與涉案注冊商標“土巴兔”相同,且公司的經營範圍與該商標核定使用的服務類別相同,容易使相關公衆産生誤認,故法院認定其行爲構成侵權。這提醒市場經營主體在確定企業名稱之際務必注意查詢企業字號是否與他人注冊商標相同或相近似,以規避不必要的侵權風險。

銷售違法“三無産品”,合法來源抗辯不成立

【案情簡介】源德盛公司依法享有“一種一體式自拍裝置”的實用新型專利權。該公司實施了從快享公司經營場所購買被訴侵權産品“自拍杆”的公證證據保全,經比對“自拍杆”使用的技術方案落入涉案專利權的保護範圍。快享公司提出合法來源抗辯並提交購買憑證加以證明。經審查,被訴侵權産品及包裝均屬“三無産品”。法院認爲,快享公司爲生産經營目的,銷售落入涉案實用新型專利權保護範圍的被訴侵權産品,其行爲已構成侵權,且其合法來源抗辯不能成立,故應承擔停止侵權、賠償經濟損失等侵權民事責任。

【法官點評】我國專利法規定,爲生産經營目的使用、許諾銷售或者銷售不知道是未經專利權人許可而制造並售出的專利侵權産品,能證明該産品合法來源的,不承擔賠償責任。“不知道”是指實際不知道且不應當知道。本案被訴侵權産品及包裝上沒有産品質量檢驗合格證明、沒有産品名稱、生産廠名和廠址的相關標識,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産品質量法》規定,銷售者銷售違法的“三無産品”,主觀上有過錯,其合法來源抗辯不成立,應承擔賠償責任。

注冊商標不得侵害他人在先權

【案情簡介】南甯軌道交通集團通過委托設計方式于2011年取得“NNRT”字母組合及“朱槿花”圖案美術作品著作權,隨後將之作爲南甯軌道交通標識及企業標識使用。案外人未經軌道交通集團同意將上述作品申請注冊商標,並將該商標轉讓給辣椒蒜米公司。軌道交通集團認爲,上述商標注冊行爲侵害了軌道交通集團對涉案作品享有的著作權,故起訴請求判令停止侵權、賠償經濟損失及爲制止侵權行爲支付的合理費用等。訴訟中經法院主持調解,雙方當事人達成調解協議,辣椒蒜米公司同意將相關注冊商標轉讓給軌道交通集團。

【法官點評】本案主要涉及注冊商標與在先著作權的沖突問題。在處理注冊商標與其他權利沖突時,一般遵循保護在先權利、誠實信用等原則。注冊商標的注冊及使用不能侵害他人的在先權利,否則有可能構成侵權,並被禁止使用該注冊商標。涉案注冊商標的標識爲“NNRT”字母組合及“朱槿花”圖案,“NNRT”字母組合及“朱槿花”圖案美術作品系南甯市軌道交通標志性LOGO,該案協商解決有效平衡了著作權人與商標權人之間利益,有利于維護該標識的合理、正當使用,保障南甯軌道公司順利健康運營,爲首府南甯有序暢通的交通環境提供了有力的司法保障。

職務發明創造專利申請權屬于單位

【案情簡介】何國明與梁某合夥成立古匠公司,梁某任法定代表人,何國明負責技術與生産。何國明和公司其他技術人員利用古匠公司資源開發了一款新産品,並以自己的名義申請專利。梁某與何國明曾簽署會議紀要,約定對升級或重新申報的專利申請權及權屬歸何國明所有。古匠公司起訴要求確認涉案發明專利申請權人爲古匠公司而非何國明。法院認爲,何國明研發的訟爭發明創造屬于執行本單位任務的職務發明創造。單位與發明人或設計人僅能就利用單位物質技術條件完成的發明創造的權利歸屬進行約定,而不能就執行本單位任務完成的職務發明創造的權利歸屬進行約定,故判決訟爭發明專利申請權歸古匠公司所有。

【法官點評】我國專利法規定,執行本單位的任務或者主要是利用本單位的物質技術條件所完成的發明創造爲職務發明創造。職務發明創造的專利申請權屬于該單位;申請被批准後,該單位爲專利權人。利用本單位的物質技術條件所完成的發明創造,單位與發明人或者設計人訂有合同,對申請專利的權利和專利權的歸屬作出約定的,從其約定。這啓示我們要注意區分職務發明創造與利用本單位的物質技術條件所完成的發明創造在申請專利及專利權的歸屬上法律規定的不同,前者系法定,不能通過合同約定更改。

合同雙方都違約,責任各自承擔

【案情簡介】東呈公司擁有“城市便捷”酒店品牌。東呈公司與吳志偉簽訂相關協議,約定將其擁有的相關經營資源許可東方明珠公司非獨占性使用。履行合同期間産生糾紛,東呈公司起訴請求解除合同、判令東方明珠公司支付未繳納費用及滯納金、違約金等。法院認爲,導致本案合同無法繼續履行的原因是雙方的違約行爲所造成,對因違約造成的合同損失,應由雙方各自承擔相應的違約過錯責任,東方明珠公司不應當承擔支付違約金的責任。

【法官點評】本案特許人是以特許經營許可與接受委托經營管理的商業模式簽訂了《特許經營合同》,合同內容既包括特許經營許可雙方的權利義務,亦包括委托經營管理雙方的權利義務,認定合同違約解除的違約因素應當全面考量合同內容。違約解除合同的損失賠償與違約金的承擔可以同時請求,但如兩者指向的是同一違約行爲時,即不能重複賠償,且賠償損失須與違約行爲導致的實際損失相適應。解除合同造成的損失雙方應各自承擔相應的過錯責任。本案判決充分闡釋了合同雙方均存在違約行爲時違約解除責任的承擔問題,依法保護了合同各方商事主體利益,有利于營造良好的營商環境。